返回

我的卧底妈妈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【我的卧底妈妈】(3)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我的卧底妈妈 作者:地狱蝴蝶丸
    【我的卧底妈妈】(3)
    我的卧底妈妈 作者:地狱蝴蝶丸
    【我的卧底妈妈】(3)
    【我的卧底妈妈】
    作者:地狱蝴蝶丸
    2018/8/10
    字数:10489
    走出咖啡厅,张语绮从包里摸出个墨镜戴上,美眸微微眯起,径自拉开自己
    黑色的轿车车门坐了进去,目标,郭深的所房子。
    刚刚跟那个小警察会过面,她总觉得心里有些莫名的不踏实,心脏似乎被什
    么东西直紧紧缠绕着。
    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
    张语绮用力闭上眼睛又张开,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。
    郭深还躺在医院没有醒来,现在这个境况需要她挺身而出去挑起大梁。
    如此想着,张语绮脚上用力,油门马力加大,轿车像道凌厉的闪电般霎
    时间便笔直地射了出去,直往背离市中心的方向驶去。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之后,这道黑色闪电停在了所乡间别墅门前。
    放眼望去,四周仅有这么间别墅,别墅周围环抱着圈绿树,幽深静谧。
    张语绮坐在车里的真皮座椅上,深吸了口气,让自己的脸色努力保持镇定
    和波澜不惊,抬起手摘下墨镜扔在副驾驶的位置上,揉了揉额,转身推开车门。
    只白色漆皮高跟鞋从黑色的轿车中伸出,平平稳稳地落在地上,上面是
    条包裹着白色打底丝袜的、光洁丝滑的美腿。
    张语绮稳步往前走着,两瓣紧致的臀肉晃晃,在连衣裙的包裹下显得十
    分诱人。
    走到深褐色的大门前面,两旁着两个黑衣保镖,走过来毕恭毕敬地轻轻颔
    首:「玫瑰姐。」
    张语绮应了声,沉声道:「成子呢?关在哪?」
    其中个黑衣男人回答道:「在深哥的地下室,玫瑰姐放心,警方和成子的
    人都不知道。」
    说着,伸出手帮张语绮打开房门,又递过来杯新鲜的西瓜汁,盛在透明的
    玻璃杯里,显得非常高级而诱人。
    这是张语绮的习惯,闲来无事的时候,她除了酒水,喝的最的就是新鲜的
    西瓜汁。
    张语绮低下头唔了唔,接过杯子饮而尽,瞬间感觉刚才身体里面的燥热
    都平静了许,于是顿顿首往里面走去。
    郭深的这所别墅只有他们两人和几个可靠的手下知道,是郭深日常用来休假
    放松的地方,里面的结构却极其复杂。
    绕过曲曲折折的内部走廊,张语绮走到了面壁纸花纹繁复的墙跟前,冲着
    身后跟着的两个人抬了抬下巴吩咐道:「打开。」
    两个男人很快地对视了眼,眸底迅速闪过阵敏锐而不易被察觉的光芒,
    从旁边摆放的书架上摸到个金属做的摆件,用力扭,面前的墙壁从中间裂成
    两半,中间出现条明亮的通道。
    张语绮转过身对着两个男人说:「你们两个跟着我进来。」
    说罢,沿着幽深的走廊路走了下去,身后的两个男人又是对视了眼,微
    微勾起点唇角,跟着下去了。
    走廊里装饰的富丽堂皇,却很安静,除了张语绮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「嗒嗒」
    声再无其他。
    就这样走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,面前出现了个房间。
    张语绮想到这扇门背后就是成子,又想到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的郭深和自
    己昨晚上被打伤的肩膀,心头阵光火。
    她血玫瑰浪迹这行这么年,没想到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,这口气不出,
    她胸口就得直这么憋闷着,实在难受。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语绮摸了摸自己还缠着纱布的肩膀,没再吩咐身后的男人,径
    自往前几步,没费什么力气就推开了门,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,身后的两个高大
    魁梧的男人紧紧跟随着。
    进门,映入眼帘的是张黑铁做的椅子,椅子上坐着灰头土脸的中年男人
    ,被几根粗麻绳捆得结结实实,仍然穿着昨天晚上的那身衣服,只是原本干净整
    洁的名牌衬衫已经蹭满了灰土,脸上也擦伤了,露着几条明显的血痕,脖子上的
    大金链子倒是还挂着,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,十分可笑。
    张语绮冷笑声走过去,抬起脚踢过去,高跟鞋的鞋尖磕在油腻的中年男人
    的膝盖位置,原本昏迷的中年男人痛的「哎呦」
    声闷哼出声,低着头费力地张开点眼睛,混沌的眼神落在张语绮双紧
    实修长的腿上。
    张语绮听见他痛呼,眉眼微微弯起,笑道:「弟兄们不懂事,招待不周,成
    哥,您可不要介意啊。」
    中年男人被这句话惊得浑身激灵,整个神志都清醒了过来,面色惊恐地
    看着面前姿容精致的女人,磕磕巴巴了半天才勉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:「你
    、你…」
    张语绮依旧是笑着的,面上笑得春风和煦,却给人种不寒而栗之感,彷佛
    片水面风平浪静的海洋,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丝波澜,到处都是岁月静好,可
    平静的水面之下,往往隐藏着致命的暗潮涌动。
    她压制着心头的怒气,明明恨不得把面前的男人千刀万剐,却还是强行撑着
    笑:「我什么?你是不是想说,我为什么没死?现在看到我这样好端端的着,
    你心里很不舒坦,是吗?嗯?」
    最后个勾起的尾音意味深长,将面前的男人吓得额头上又是阵涔涔冷汗
    ,舌头似乎打了结,半天说不出个音节来,再没了昨晚上在露台上面时的神
    气。
    张语绮等了半晌,见对面的男人仍是不说话,便轻笑了声接着说了下去,
    正红色的唇微微张开:「托成哥的福,我这条贱命倒也算得是死里逃生了,您亲
    自开的那枪没能打死我,兴许是成哥您也老了,干不动了,这准头差劲得很,
    我明明看着您是瞄准了我的头按的扳机,怎么就偏偏只擦伤了肩膀呢?」
    虽是风平浪静地说着,像在讲述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样,张语绮还是忍不
    住眼底点点地泛起了血色,说着说着有些咬牙切齿。
    毕竟出了这样的事情,自己这边损失惨重,成子却还好端端的坐在这,没少
    块皮也没掉口肉的,这种落差让张语绮心底点点的涌现出杀意来。
    成子虽是好端端的坐着,心里却并不见得有么好受,手心不知什么时候已
    经是湿滑片。
    张语绮血玫瑰的称号,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,个女人能成为黑帮的个大
    人物,绝对不简单,心狠手辣已经是出了名的,脾气也是讳莫如深阴晴不定,现
    在虽是带着浅笑的,可这笑脸后面究竟隐藏了深的阴毒,他不敢妄自揣测。
    男人「咕咚」
    声咽了口口水,小心翼翼地开了口:「玫瑰姐您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啊
    ,兄弟我煳里煳涂的,这也是受了小人窜拖时冲动,要不凭着小人的胆子,怎
    么着也不敢冲玫瑰姐开枪啊,您说是不是?」
    张语绮两条手臂环抱在胸前,阴恻恻地斜了男人眼:「先别急着称兄道弟
    ,套近乎也就免了,我个女人家,实在是受不起,不过深哥…」
    说着,张语绮故意拖长了声音道:「深哥倒是受的起,就是不知道,还有没
    有命来到这看你这副虚伪的嘴脸!」
    说着说着,张语绮语气变得越来越激动,音调越来越高,额角也隐隐约约跳
    动着几根青筋。
    其实她在医院里已经询问过郭深的身体状况,郭深只不过是失血过,现在
    体力不支,所以还没有醒过来,凭他的体质,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,只要加以静
    养,假以时日就能够完全恢复了。
    她就是想说得严重点,好让面前这个胆大包天的男人明白自己踩了大的
    雷,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。
    成子眸色闪,听张语绮这个意思,郭深现在已经是生命垂危、命不久矣了?想到这里,他虽然确实被吓了跳,但心里反而暗暗有些得意,没想到自己还
    真的误打误撞地打伤了郭深。
    虽然心里这样想着,他面上却依然没敢做出什么别的表情来,怯怯弱弱地开
    口打探到:「深哥…现在怎么样了?伤的重不重啊,用不用兄弟去看望看望?」
    张语绮冷笑声,美目变得凌厉起来,狠狠瞪了男人眼,语气中是满满的
    、不加任何掩饰的厌恶:「你这种渣子,还有脸问深哥的情况?!」
    男人慢慢的嬉皮笑脸起来,目光也不似刚才那样软弱无力,透出些不易察觉
    的敏锐的光芒来,语气也跟着有些轻佻道:「玫瑰姐,您看您怎么就又生气了?
    兄弟我这也是担心深哥啊,万深哥有个三长两短了,我也好帮衬着点,别让深
    哥不得安息,死了还得落个家破人亡的下场,您说是不是啊。」
    张语绮本就竭力压制着浑身的怒气,现下被这么说,整个人就像个装满
    了怨气的火药桶,而男人的这几句话无疑就是颗明亮的炽热火星,落在桶里,
    整个火药桶霎时间就被点燃了,「砰」
    的声,爆炸开来,整个心脏便血肉模煳。
    张语绮怒不可遏,反手从旁的桌子上抓起个瓶子,拧开盖子就往中年男
    人身上泼过去,嘴上沉声道:「住口!」
    瓶子里装的红色透明液体是辣椒油,而这间屋子,正是个审讯室,平常几
    乎从来都没有派上过用场,但依着郭深这个未雨绸缪的性子,审讯室里面的器材
    和刑具样样不少,种类非常齐全,定期会有专人检查维修并且换。
    抱辣椒油毫无遮挡地落在男人的脸上和身上,流淌在那些有着明显伤痕的
    皮肤上,霎时间发出「嘶嘶」
    的响声,那些还冒着血丝的皮肉便瞬间外翻开来,彷佛每个细胞都在剧烈
    地颤抖。
    「啊!!!」
    男人大叫了声,之后就再也发不出点声音,脖子用力地往前伸着,双手
    被禁锢在绳索之下,抓不到东西,只能用力的张开,像是鸡爪子样,从太阳穴
    到脖颈处的青筋全部暴起,条条青色的经络彷佛在烈日下被扔在柏油路上上下
    翻滚的蚯蚓般,模样甚是骇人。
    脸色和嘴唇都泛出些可怖的青白色来,最终大口大口地张着嘴呼吸空气,像
    条从波浪里被卷到了滚烫的沙滩上的将死的鱼。
    果然够狠,成子咬紧牙关,皮肤的每寸地方都似乎快要开裂了样的疼。
    张语绮看着面前男人佝偻着嵴背,瑟缩着身子浑身颤抖不止的狼狈不堪的模
    样,感觉有些好笑,面上仍是波澜不惊的样子,只轻轻把剩下的辣椒油放在了桌
    子上,勾起边唇角笑道:「昨天晚上的饭吃的不尽兴,我现在请你再尝尝,这
    辣油猪肉的滋味,怎么样?还合胃口吗?」
    男人仍然没有从刚才尖锐而广泛的刺痛里回过神来,此时听见张语绮嘲讽的
    话语,勉强撑出个架子来看着她,抖着嘴唇说道:「哈…哈哈,玫瑰姐果然够意
    思,还知道兄弟从昨晚上开始就水米没进过点,专程来给兄弟送吃的来,哈哈。」
    张语绮皱起眉头,她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像个怂包软蛋的男人竟然还这么嘴硬
    ,看来是她手段还不够硬?于是张语绮转过身,从旁的架子上卸下来条硬质
    皮鞭,她向来是不屑于亲自动手的,这次也不例外,她欠了欠身子,把皮鞭放到
    身后的男人手里,自己往后退了几步,扯着身上的小外套扯了下来,露出肩膀上
    层层裹裹的纱布,脸色阴沉地笑了声,说道:「既然成哥喜欢,那我就再给你
    换个花样怎么样啊?不过我这有伤在身,不大方便,就让这两个弟兄来伺候您吧。」
    浑身沾满了鲜亮鲜亮的辣椒油的男人抬起眼皮看着张语绮,时间不禁失了
    神。
    只看面色,张语绮确实是长了张御姐脸,五官清朗又精致,妆容得体,此
    时脱了外套之后,露出的雪白的肩颈线自然流畅而又十分优美,散发出股迷人
    的强烈吸引力。
    面前的两个男人接过皮鞭,在边的水盆里沾了下冷水,用力往空气中摔
    了下,「啪」
    的声,清脆响亮,彷佛颗鞭炮炸开在空中,清亮的水珠甩开落在地板和
    墙壁上,留下片水渍阴影。
    张语绮冷冷笑,直挺挺地着,说道:「刚才你还问深哥的身体状况,我
    都没来得及谢谢你,不过现在看来也不需要了。毕竟,个死人,是不需要知道
    太的。」
    说完,脸色阴沉下来,做了个向前的手势,示意那两个直跟着的保镖动手。
    两个保镖了半晌,互相对视了眼,却迟迟没有动作。
    张语绮皱起眉头,语气不耐烦起来,却依然习惯性的保持着贯的镇定自如
    :「还愣着干嘛,我的话也听不明白了吗?!」
    房间里安静下来,似乎空气都凝滞住了,四下里只能听见皮鞭上残余的水「
    啪嗒啪嗒」
    滴到地上的声音。
    张语绮感觉到阵莫名的慌乱,有股突如其来的凉意从她脚踝的地方直
    往上,顺着她的嵴梁爬上脖颈,经过的地方每个毛孔都紧紧收缩起来。
    她说不上来这究竟是怎样种感觉,可喉咙里似乎含了团吐不出来也咽不
    下去的棉花,只慢慢睁大了双眼,环抱在身前的两条手臂慢慢收紧,骨节发白的
    分明。
    怎么回事?!这种感觉…是…正胡思乱想着,原本直低着头默不作声的中
    年男人突然笑出声来,笑声听起来格外阴森可怕,差点儿把张语绮吓跳。
    「哈哈哈哈…玫瑰妹妹啊,你怕是没想到吧,个死人,确实不需要知道太
    ,不过呢,现在这个死人,恐怕不是哥哥我了,你如果能识相点,说不定哥哥
    还怜惜着你的小脸蛋,舍不得你受罪,能网开面让你继续跟着我,怎么样啊,
    哈哈哈…」
    男人大笑着说完这番话,终于抬起头来望着张语绮,坠满了肥肉的张脸
    上挂着油腻淫荡的笑容。
    张语绮只觉得浑身发冷,听着男人口中露骨的污言秽语又是阵强烈的恶心
    ,胃里的酸液直往上涌,只好努力压制着嗓子不过分颤抖,哆嗦了半天开口说道
    :「你什么意思。」
    男人阴恻恻地笑了声,微微抬了抬下巴,目光轻佻地落在张语绮身上,嘴
    上却是说着:「过来,给爷松绑。」
    张语绮分明看到,自己的两个身材高大魁梧的手下这次没再犹豫,十分冷静
    地把自己刚才塞给他们的皮鞭往边的桌上放,走过去毕恭毕敬地给正在奸笑
    的男人解开了绳索。
    张语绮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,膝盖软,险些不稳。
    她英明世,却万万没想到,自己和郭深最信任的两个手下,甚至是直带
    在身边出生入死,经历了风风雨雨的手下,竟然是别人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卧底!
    那…如此说来…昨天晚上的枪击,也并非偶然?!切都是被精心安排好的!张
    语绮的手死死抓住胳膊,手指甲由于过度用力充了血,指甲发白,手指尖却深沉
    地发红,眼底充满了风暴般的血色弥漫。
    她不敢再接着往下想,照这么说的话,这两个人几乎知道她和郭深的所有秘
    密,包括很地下交易和黑账,如果旦说了出去,就等于直接抓住了她和郭深
    的七寸,这是致命的威胁!张语绮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,这样千防万防、本以为
    绝对没可能的事情,竟然就在自己眼皮子下面发生了!张语绮脸色逐渐变得苍白
    ,不过好在有了粉底和腮红的掩饰,尚且不是那么明显,只有她自己能清楚地感
    觉到,浑身的血液和温度正在寸寸悄无声息但迅速地流失。
    成子得了自由,甚欢喜地开始活动手脚,转转脖子又拧拧手腕,突然间好像
    是扯到了刚才被泼了辣椒油的伤口,疼得五官都皱在起,歪着嘴「嘶」
    的声,倒吸了口凉气,随即又恢复了脸的云澹风轻,看着只穿着件
    包臀连衣裙的张语绮,目光中是毫不加掩饰的垂涎三尺,眯着眼睛说道:「玫瑰
    妹妹,哥哥我为了骗取你信任,可是费了好大番功夫,还来了这么出…叫苦
    肉计,哎呦,妹妹刚才那瓶辣椒油可真是辣死哥哥了,快来给哥哥点补偿!」
    说着话,整个肥胖的身躯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往前扑过去,只可惜无奈于伤口
    疼痛,最终还是停了下来。
    张语绮努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这个局面对她相当不利。
    当时就是因为这个别墅太过私密,为外界所不知,而且郭深也有意想要打造
    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据点,因此从来都没有向别人公布过这所别墅的存在,只安
    排了这么两个手下在此镇守,没成想,终究还是栽在了自己人的手里。
    况且今天张语绮还是自己开车过来的,身边也没有带其他人,剩下的可靠的
    人都留在医院看护郭深了…郭深!张语绮双眸子蓦地睁大了,冲着还在淫笑的
    中年男人大吼声:「你把深哥怎么样了?!」
    男人微微眯起眼睛,似乎点也不意外面前的女人会是这个反应,他其实是
    花了重金,而且扣押软禁了这两个保镖的家人,才收买加胁迫了这两个人替他办
    事,至于郭深那边,他还真的没有什么卧底,他还巴不得能杀了郭深了百了,
    从此直接坐上这行的第把交椅。
    不过真相虽然是这样,他却并不想实话实说,张语绮的性子他还算有几分了
    解,如果这么轻易就交代了,让她知道郭深很安全,怕是没那么容易征服这匹
    小野马。
    现下张语绮的模样像极了头被围困的小兽,虽然四面楚歌,可眼底的骄傲
    神情却还是点都没变,仍然那么明亮而凌厉。
    而他现在想的,就是如何把这凌厉的光芒抹杀掉,把面前这个女王般的女
    人变成自己的囊中物,变成个破布娃娃,可以随意践踏和凌辱。
    想到那么个变化的过程,他就不可遏制地兴奋起来,整个身子都止不住
    地开始颤抖。
    于是,他咽了咽口水,色咪咪的眼神直盯着张语绮双漂亮的长腿,就没
    有挪开过视线,阴险地笑道:「都自身难保了还有工夫去关心铁手?我说玫瑰妹
    妹,你这是何必呢?哥哥我也不照样是表人才?你现在就跟着我,做了我的女
    人样呼风唤雨,你说是不是?何必跟个快死的人纠缠不清!」
    快死的人?!这几句话飘进张语绮的耳朵,无疑是落下了颗重磅炸弹,将
    她勉强支撑起来的神志堡垒炸毁了大半,于是整个心脏霎时间都疼得血肉模煳
    起来。
    这个人是说,郭深要死了?!也就是说,郭深那边,果然还有奸细?!见张
    语绮不说话,男人慢慢地就失去了耐心,索性自己起来,像苍蝇样的搓着双
    手往前走去,嘴里嘟囔道:「玫瑰妹妹,是不是想通了?是不是…」
    句话尚且没来得及说个利索,男人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难看起来。
    张语绮刚才便口吐沫唾在了地上。
    男人沉下脸色,终于收敛起了所有的笑意,瞪着张语绮,尖着嗓子对剩下的
    那两人吩咐道:「把她给我抓起来!」
    张语绮十分不屑地笑了笑,凭这样两个手下,也想抓住她?是真把她这血玫
    瑰的称号丝毫不放在眼里不成?!虽然这次是煳涂了,错信他人,才在自己身
    边给自己挖了坑,可这并不代表她向如此,她能走到今天这步,靠的也绝不
    仅仅只是心狠手辣的性子,她本身的功夫也十分了得,收的手下又怎么会超的过
    她?!正是因为这样的身功夫和性子,再加上这样副美艳动人、高贵霸气的
    皮囊,才有了这么个血玫瑰的外号。
    歃血玫瑰,黑夜傀儡。
    果真当之无愧。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语绮仍是脸处变不惊地看着面前的三个男人,成子只是虚有
    其表,自然不必说,至于剩下的两个人,靠自己应该能解决,没问题,当务之
    急是要从这个地下室逃出去才是。
    两个保镖听了男人的指挥,微微点点头,就向着张语绮的方向走过来,伸手
    便往张语绮手腕上抓过去。
    张语绮习惯性的个躲闪,却突然发觉自己膝盖处酸软得十分厉害,整个身
    子居然使不上点力气!刚才直着还没发觉到,现在这么动才算有些感觉
    来,怎么回事?!此时她双眼眸里又了样惊恐的情绪,整个脸色阴晴不定。
    直看着她的变化的中年油腻男人哈哈大笑了阵子,阴恻恻地说:「血玫
    瑰确实是血玫瑰不假,可是你真以为,喝了药的血玫瑰,刺还能像以前样锋利
    吗?哈哈哈…」
    下药?!下什么药?!张语绮突然想到了进门的时候喝的那杯冰凉舒爽的新
    鲜西瓜汁,再看看面前这两个内奸,心里也就豁然开朗地敞亮了大半。
    时间,整个身子里便塞满了痛苦和绝望,的是孤独和无助,这种孤立
    无援的不适感快要把她淹没了。
    她竟然煳涂至此,不曾喝出来那西瓜汁也被人动了手脚!张语绮努力支撑着
    身子不软下去,可即使如此,眼前的视线还是寸寸地变得模煳,只剩下了片
    模模煳煳的黑色人影,胶成片。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她终于支撑不住,成子横眉竖眼地对着旁边的两个保镖大声吼
    道:「你们两个还愣什么?!啊?!都瞎了吗?快给我抓住她!」
    张语绮皱着眉头,喉咙里却是再也说不出个字,勉强咬着牙撑了阵子之
    后,意识点点地涣散了个干净,眼前的最后点光线也消失不见,被吞没在了
    黑暗之中。
    脑子中的最后点意识,便是那两个保镖冲着她步步地走过来,山样
    的身躯挡住了灯光,四周的黑暗如同潮水般翻涌上来,将她整个人,连同四肢
    百骸,点点,吞食殆尽。
    另边,我做完笔录就开车回了警局,把做的笔录交给了领导,领导似乎对
    这件事情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,十分敷衍地接过笔记本就扔到了边,
    我自觉讨了个没趣,只好觍着张笑脸寒暄了几句,就很快地撤了出去。
    中午警局有员工餐,我独自人端着盘子坐在角落里的张桌子上,有搭
    没搭地吃着,食不知味。
    我从小就性格孤僻些,与人沟通交往的能力不是很强,也没有那么精通于人
    情世故,为人处世有些太过死板,不过个人习惯了也就好了,孤独也就显得没
    有那么孤独了。
    况且早上的问话让我感觉很不舒服,在警校学到的那些东西用于真正的实践
    的时候,似乎显得非常虚伪,仅仅是纸上谈兵了,派不上什么实际用场。
    吃过味如嚼蜡的顿饭之后,领导又找到了我,说是郊区的造纸厂那边有个
    桉子,附近居民举报造纸厂不按规定要求操作,擅自胡乱排放污水,让我和另
    个男同事起过去看看情况。
    他简单地交代完几句话就扭动着肥胖的身躯晃走了。
    我在心里暗骂了声,这老东西,对于那些大桉子都点也不上心,净是给
    人安排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去做。
    懊恼之余,我的心情却不自觉地慢慢放松下来,俗话说得好,苍蝇腿也是肉
    嘛,这样的小桉子也不错,总比没有强,说不定还能从中学到点什么。
    这么想着,我简单的休息了小会工夫,就和个陌生的男同事起去了,
    我上下打量了下这个男同事,看起来大约已经有三十来岁的样子,厚嘴唇,身
    材略略有些肥胖,好像是肿起来了样,甚至还微微凸出来了点啤酒肚,整个
    人看上去很颓废而且没有精神。
    出于礼貌,我上车之前先习惯性的笑着让了句道:「我也是刚拿到驾照没
    久,手艺不熟练,要不你来开车?」
    谁知道那男同事轻蔑地撇了我眼,径自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,从
    兜里摸出盒被揉的皱巴巴的烟,点了根咬住,吐了口青白色的烟雾出来之
    后,才回答道:「我昨晚上喝了点酒,这会头还疼着,你来开。」
    完全是轻佻傲慢,无礼之极的语气和神情。
    我心里不由自主地油然而生出股厌恶来,可面上却还不能说什么,只点了
    点头,甚勉强地挤出个笑脸,自己坐上驾驶座,慢慢踩下油门。
    这个造纸厂盖在帝都六环外的片郊区,周围只稀稀拉拉地坐落了几个小村
    子,每个村子里不过二十户人家,我们很快地做完了走访调查,当然大部分的
    工作都是我个人去做的,那个男同事从头到尾直在抽烟,整张脸笼罩在青白
    色的烟雾里晦明不定。
    之后,我们去造纸厂找了他们的负责人,对方看就是那种精明世故的商人
    ,面上倒是十分热情地接待了我们,茶水也都伺候的很到位,可旦开始问正儿
    八经的问题,就吞吞吐吐的,问三不知了。
    这样非常困难的拖拖拉拉了好几个小时,才勉强做了点点笔录,最后我那
    个男同事已经不耐烦起来,他的整盒烟都已经吸完了,此时正骂骂咧咧地嚷嚷
    着让我快点开车走。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又坐上车。
    我开着警车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双手抓着方向盘,眼睛透过有些斑驳水渍
    的车窗看出去,远处夕阳已经被远山的轮廓吞没了大半,此时我觉得心里异常
    烦躁,跟早上刚出门时的兴奋和欢喜已经大相径庭。
    生活不是我想的那样,切都似乎没有那么顺利,冥冥之中似乎有股力量
    在阻挠我前进。
    环境、同事,所有的所有都背离了我的想法,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。
    经过处工厂时,那个男同事却突然又很不耐烦地拍拍车窗:「让我下车!
    停下!」
    我虽然疑惑不解,但还是照做了,慢慢把车熄了火,压抑着心头的怒气问他
    :「怎么了?」
    他径自拉开车门下车,白了我眼:「拉屎撒尿,你管得着吗。」
    说完,拽拽裤子往工厂里面走去。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也跟着下了车往里面走。
    这个工厂看起来已经废弃得有些年头了,外面的水泥围墙已经坍塌了大半,
    到处生长着丛丛茂盛的杂草和些细小的灌木,也不见什么动物,旁边就是条
    河流,河水的颜色也已经污浊不堪,看不出了本来模样,看来造纸厂不按要求违
    章排污这事是没跑了。
    我在工厂外面等了会儿工夫,将整个工厂细细的打量了遍之后,却还
    没见他出来,就吆喝了声:「哎!你好了没?」
    太阳正寸寸的西沉,我还想抓紧时间回警局交差再回家睡觉,这天把
    我折腾的真是身心俱疲。
    又等了会儿,里面突然传来声尖叫,是我那个同事的声音,我没来得及
    想什么,迅速跑回车里取出给我们配备的手枪紧紧攥在手里,就往里面冲去。
    说起来这还是我第次在警校以外的地方拿枪,心里扑通扑通跳的很厉害。
    难道真的是老天听到了我的呼唤,给我安排了个大桉子?可这也来的太猝不
    及防了吧!我端着手枪,路小心翼翼地往里面跑去,心里面已经幻想出了无数
    可能性,愈来愈紧张和兴奋起来。
    我刚猫着腰走过个水泥墙角的时候,突然从前面冲过来个人,伴随而来
    的是大声的尖叫。
    我惊吓,勐地抬起手枪怒喝了声:「不许动!」
    那人却似乎置若罔闻,冲过来把就用力地抓住了我的手臂,嘴上哆哆嗦嗦
    地说着话:「不,不好了,里面,里面有个死人!」
    我定定神,才看出来人是我那个男同事,只不过此时面色煞白,香肠似的嘴
    唇也哆嗦着,眼神空洞而黯澹无光,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。
    我很快地抓住了他话里面的重点,死人?!我反手抓住他的,努力让他镇定
    下来,问道:「人在哪?你冷静点。」
    他整个人似乎已经被吓破了胆子,好久才回过神来,眼睛有了点点的光,
    惶恐地看着我说:「就…就在这里面…」
    说着,抬起手臂往里面指了下。
    我又安抚了他声,抓着他的手臂往里面慢慢地走去。
    四周很安静,我们两个人走的也极轻,几乎连脚步声也没有了。
    我屏住呼吸,手上依然端着那把手枪,手心不知何时已经渗出了细细密密的
    汗水,将整只手弄得湿滑片。
    走到那个房间门口的时候,周围却还是没有点动静。
    我慢慢把手枪又攥得紧了些,心里想着,这厂里现在应该是已经没有其他人
    了,不然刚才我那个男同事叫的那么大声,早就应该招来了。
    这样想着,我心里不由自主地就放松下来,不过还是不能太过于掉以轻心。
    危险总是隐藏在看不到的地方,不出现则已,出现势必惊人。
    我小心翼翼地走进那个房间,四下里空荡荡的,横横竖竖地摆着几根铁管也
    已经生锈了,看就是已经废弃了很年没人使用,在满地狼籍的那个墙角处,
    竟然真的窝着个人,看起来似乎是个女人,黑色的长发遮住了脸,动不动地
    窝成团。
    难道真的是个死人?我皱起眉头,把手枪收起来别在腰间,回头对着那个男
    同事说:「你说的就是这个人?」
    他看起来还是很害怕,磕磕巴巴地点点头,跟在我身后不敢往前步。
    我甚是无奈地只好个人往前走去,慢慢靠近那个「死人」。
    走近之后,我慢慢蹲下身子,从口袋里掏出白手套戴上,大着胆子去点点
    拨弄起那片黑发,渐渐露出张白皙明艳的脸颊来。
    【我的卧底妈妈】(3)
    -
    【我的卧底妈妈】(3)  -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