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你找矢吗?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1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你找矢吗? 作者:木夕朝兮
    分卷阅读1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
    书名:你找矢吗?
    作者:木夕朝兮
    【文案】
    作为一只红尘浪荡的黄花飘,白鸢以为自己会千年、万年、万万年地存在下去,直到那罩着斗篷的黑袍子出现在了面前。
    黑袍子:来啊,玩心跳、玩暧昧、玩套路……
    于是她迷了心窍。
    当暗掩情深的小侯爷鸠酒相喂……
    当春心萌动的小师弟拔剑相对……
    当甘饮蜜毒的燕国皇杀心隐现……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白鸢瑟瑟发抖往后退,再好的涵养也忍不住要爆粗口,“旌竹你出来,咱们谈谈人生,这他娘的是在玩命!”
    内容标签: 情有独钟 穿越时空 重生 快穿
    搜索关键字:主角:白鸢,旌竹 ┃ 配角:游凤君,秦磊,燕离陌…… ┃ 其它: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
    第1章 楔子
    城镇一角,早市陆续排开,行人往来渐密。
    少女身着白衣,赤/裸着双足,大摇大摆地晃荡在繁闹的街市中,只是那身白衣并不如何飘逸轻灵,反倒有些脏兮兮的破落。
    早市行人繁多,店铺屋宇绵密,高低错落。吆喝叫卖声不绝于耳,一声高过一声,暗自较劲。
    果摊前,有人顺手牵羊,拿了一颗枣儿,少女正巧瞧见好心出声提醒,然而摊主好似睡着,又或许只是不在意丢了一颗枣儿,根本不予理会。
    少女愤愤然叉腰:“笨死了。下回绝不再提醒你!”
    摊主依旧不理,少女一声轻哼也就罢了。转至胭脂铺前,一盒胭脂将将就要卖出,少女看一眼胭脂色,不可思议地将妇人盯住,“这颜色涂在面上,活像猴子屁股,你该不会真要买了吧?”
    妇人不理,付了铜板将胭脂取走。
    少女噘了嘴,下一刻又被一旁的糖人铺子吸了眼,六旬老叟正将捏了腾龙的糖人递给身前小胖,栩栩如生的金灿色腾龙,看得少女眼睛发亮:“好漂亮的金龙,我也要一个,给我个一模一样的……”
    然而六旬老叟也是不理。
    少女终于气恼,恨恨甩起衣摆,正此时,“旺旺……”几声犬吠响起,喉咙里带着威胁的咕噜声,引得少女侧目望去。
    却见街角巷尾处,有两只体型相距悬殊的灰狗在争食,小灰狗不敌,瑟瑟发抖蜷在角落,看得少女同情心一时泛滥成灾,挺身而出,噼里啪啦几个小石子,两下打得大灰狗落荒而逃。
    “乖~,没事了哦。”少女蹲下身子,捧着脸笑,却不想小灰狗挪着身子抖得更加厉害,‘旺旺旺旺……’地一通乱叫,龇牙咧嘴,又怕有凶的模样看得少女有些恼。
    “什么嘛!恩将仇报,你也欺负人!”少女鼓着腮帮,一脸愤愤,接着恶狠狠地同样呲了牙,模样森然。
    那小灰狗‘嗷呜’一声哀嚎,夹着尾巴一路蹿逃,惹得少女捧着肚子咯咯直笑。
    就在这时,随着一声马驹嘶鸣,一匹失去控制的白毛马发了疯似地一路狂奔,本就因小摊占道略显拥挤的街道,一时好不热闹,七颠八倒、鸡飞狗跳、骂声咧咧……
    拥挤推搡下,一个圆脸小胖摔翻在地,手中剩了一半的灿金色腾龙碎做一瓣瓣,小胖望着即将踏面而来的四只马蹄,惊得嚎天哭地。
    少女想也未想的抢上前去,大开门户地竟要拿身子去挡。
    然马蹄踏面,少女的身子却似烟拢一般被径直穿透,少女奋一甩手懊恼转身,急急看去,只听又一声马匹嘶鸣,白毛马被险险拉住了缰绳。
    再看圆脸小胖,鼻涕眼泪糊了一脸,看着莫名静止不前的白毛马,屁滚尿流地往一旁滚。
    少女歪着脑袋望向紧拽缰绳的男子,轻轻笑起:“又是你。”
    黑色斗篷将全身包覆,只可见到,宽大帽兜下露出的半张脸与斗篷下的那双手,白得毫无生气。男子抬眸,眸色隐于兜下,轻道:“我来接你。”
    少女提防着向后退开一步,转着眼看向别处,伺机要逃:“我可从没答应要随你走。”
    男子闻言,轻轻摇头:“你不必答应。”话罢收手凭空一拽,一根透明丝绳牢牢缠上女子的腰。
    几乎是瞬息之间,街镇行客消移,弹指间他们已临风立于悬崖之上。萧风飒飒,风帽却稳如泰山,巍然不动,唯衣袂蹁跹浮卷,猎猎迎风。眼前是令人心慌目眩的万丈深渊,浓墨一般的寂黑,藏着未知的恐惧,望上一眼,便叫人滋生绝望。可男子却作势要往下跃去。
    “不是!”少女惊慌叫着瞪圆了眼,挣扎着向后跳开,腰间丝绳勒得更紧反倒往前又跌回几步,声音都在打颤:“你要跳崖我没意见,但你不必拖上我的,再死一次我不定要变成什么。你将细绳松开,咱们有话还不能好好说吗?”
    “死不了。”男子轻描淡写答了三个字,却没打算细说,他将手中细绳一牵,纵身跃向深渊,在少女破音的惨呼中,只是道:“没时间了……”
    **
    初见他那日,烟雨长巷中,他撑一柄湖蓝油纸伞,素白的长衫却反衬得眉眼极淡。
    细雨绵绵,却浸不透她的衣,一切好似画布。
    少顷,湖蓝色的油纸伞罩住了她的半片天,他的手随之探至她的眼前……
    偶尔也会遇上这样的人,难得看得见她的存在,她总是一番戏弄,吓得他们屁滚尿流、哭爹喊娘,忍不住要笑弯腰。
    但这次不同,眼前的男人漂亮得不像话,为她撑伞的举动,似乎心肠也不赖。
    她心思一转,仰头问道:“你做的什么营生?”
    他认真地想了想后,认真回道:“迎来送往。”
    迎来送往?!
    她愕然,这眉清目秀,一脸端庄的小哥哥,竟然?
    啧啧啧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开新文啦~
    这篇文写起来很顺,有种乐在其中的感觉,希望大家也喜欢。o(*////▽////*)q
    第2章 君心不可知(一)
    一声筝鸣似心弦奏起。
    “你将姿态放得太低……”他托起她的下巴,轻轻笑起:“过分的谦卑,只会让人越是看你不起。”
    男子浅浅的呼吸,喷在她的脸畔,墨长的青丝搔在她的颈项,少女一个激灵愣怔地睁大了双眸,看着近在咫尺的男色,呼吸一滞。
    这是……什么情况?
    那眉眼魅惑,笑意深沉的男子将手收紧,迫她看向自己。
    涌入脑中的信息涨得少女一阵目眩——姮娘,侯爷府的舞姬,一个娇柔妩媚的美
    分卷阅读1  -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