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你找矢吗?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78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你找矢吗? 作者:木夕朝兮
    分卷阅读78
    摇身一变,成了江湖上颇有威望的落霞山庄庄主。如今在他身上再寻不到一点往昔的身影,可那样的出身,终究是他竭尽所能都想要抹去的污点。”
    “重头再来,真的那样难吗?”白鸳不知想到了什么,声音低了又低。
    “英雄莫问出处,前尘不究?”旌竹轻问,随即摇头道:“不是不可以,但世上还有许多人,并不那样想。”
    进入城镇后,马车慢了下来。可未过多久,驾往落霞山庄的马车,半道上调转了车头。
    原因无它,仅有一个,那便是,他们得到了一个消息,连月来,闹得人心惶惶的断指狂魔,终于落网了。
    而此刻贼人暂押于慈斋寺,因恰逢武林大会,故不日将押赴前往,接受裁决。
    慈斋寺的普恩大师,是世上最慈悲仁善之人,纵是十恶不赦的江洋大盗,在下达最后的判决之前,他亦不忍让旁人伤其性命。
    白鸳在了解到这一点后,稍微放下了一点心来。换句话说,在离开慈斋寺前,师兄都是安全的。所以她必须设法在那之前将师兄救出来。
    旌竹的交友圈极广,可谓四海皆朋。慈斋寺的普恩大师,竟也与他有几分交情,于是一行三人入住慈斋寺的过程,可谓相当顺利。
    未等白鸳打探清楚陆仟寒的下落,便听山门外有人扯着嗓子,将本就大开的门敲得震天响。让人颇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是,这家伙哪里是来找麻烦的,分明是自投罗网来了。
    白鸳立于石阶之上,眯觑着两眼向山门处眺望。
    诶,那缺心眼的少女看着还挺眼熟。再仔细一看,嗯?!这不是石榴吗?
    石榴立于慈斋寺山门前叉着腰、仰着脸,大放厥词:“秃驴,我就是金鳞教的人,有本事来抓我呀!”于是结果自然毫无悬念,山门前的少女挣扎不过两下,便被几个小师傅叉着架走了。
    旌竹手搭帐篷也在观望,瞥见白鸳面上好似打翻了五味料,不禁挑眉道:“你的……小伙伴?”
    白鸳看他一眼,低头捂面,不是很想承认,“啊。”
    暮鼓声声,好赖磨到日落西山,白鸢借着旌竹的便利,顺利摸到了慈斋寺内圈划的小牢房里。
    石榴刚吃完小沙弥送来的晚饭,正舒服地躺在枯草堆上,透过高窗望着月亮发呆。隐约听见窸窣声响,似有人来,于是一骨碌坐了起来,撑着草堆一阵张望。
    乍然瞧见来人竟是白鸢师姐,短暂的惊愕过后,高兴得她抱着牢门的两根柱子,便贴了上去,小声道:“师姐!你怎么在这?”
    白鸳不答反问,无比费解,“你做什么自投罗网?”
    看来方才的那一暮被师姐瞧了个正着,石榴面上有些烧热,随即蔫儿巴巴地表示道:“盘缠用光了,为了吃几天饱饭。”
    为了蹭饭?这回答真够料想不到,还真是自投罗网,理由还这样瞎。
    好歹是被江湖上传得玄乎其玄的金鳞教的人,想要一银半钱,还不是伸个手那么简单的事?劫个富济自身的贫,难道不该是惯用伎俩吗?还是说,这小妮子根本没弄明白,金鳞教究竟是个怎样的门派?
    石榴却昂着脑袋表示了不同意,按她的话说,她可是有着大志向的人,“我自然知道,我们在江湖上扮演的是恶人,但即便是恶人,也是有原则的,坏事既然要干,就要干大的,小偷小摸算是怎么回事嘛。”与她的大志向一点都不相符。
    所以就出息得自投罗网,在牢狱里混饭吃?难不成还打算混一辈子?
    石榴拍着胸脯表示,这地方困不住自己,想要出去随时都可以。
    白鸢挑了挑眉,不与置评。且不说这话可信度为多少,单就现实问题是,慈斋寺的饭菜也没有一顿顶一月的奇效呀,再饿极了再找个地方让关了蹭饭吃?
    说到这个,石榴甚是懊恼地表示失算了,“我原本都想好了,先混进来,然后在这里边认识个小伙伴,管他借些银钱,待寻着了师姐,一切都好说呀。”她哼哼两声,有种被欺骗的恼怒,“谁曾想,这里的牢房竟然是独间!”
    白鸢真是服了她,这小脑袋瓜子里的小算盘,打得挺溜也挺美。
    转念一想,诶?不对,“你寻我干嘛?不是回金鳞教老巢了吗?”
    石榴那双无辜的杏儿眼眨巴眨巴,郑重其事道:“我想了很久,决定留下来,助师姐一臂之力。”
    白鸢好笑,“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?”
    石榴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    这一根筋的小丫头,还对之前的过失耿耿于怀,一心想要将功补过。
    白鸢想了想,仍旧有些怀疑,“你真能想走就走。”
    “嗯!”石榴骄傲地挺了挺小胸脯,抬手在发里掏了掏,不多时便掏出了根金属丝。
    石榴只看了两眼锁,便将金属丝拗了拗,一进一出间,只听‘咔擦’一声轻响,锁头开了。
    白鸳一双眸子不由亮了亮。石榴原本打算就这么逃走,被白鸳推了回去,她这么一来一走间,犯人就不见了,几张嘴也解释不清楚啊。
    石榴既然能够自救,又有这手好本领,自然不用她操心。她只是拍了拍石榴的肩膀表示:“将功补过的机会来啦。”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第84章 无法释怀
    在关着石榴的地方,白鸳绕着兜了一个圈子,也没瞧见陆仟寒的影子。
    后来与小师傅们的攀谈中得知,师兄应当还在慈斋寺,那么想来是被关在了别处。
    旌竹整日整日地与普恩大师亭前对弈。而这期间,白鸳已将慈斋寺探了三个来回。
    正当白鸳撸起袖子,盘算着试一试投石问路这招管不管用时,旌竹带来了好消息。
    当夜白鸳与石榴两人便实施了劫狱计划。
    立于藏经阁内的一扇石门前,白鸳突然迟疑起来,交握的手不安地搓弄起来。
    石榴不解,在里头朝她招手,“师姐,不是要救人吗?”
    白鸳闭了闭眼,深吸一口气,“我就不进去了,我在外面放哨,你替我将人带出来。”
    石榴用力点头,信心满满,“师姐放心。”
    或许是作为一枚弃子竟还有人前来相救,令陆仟寒很是怀疑了一番。想来费了石榴不少口舌。
    白鸳趴在一颗梧桐上,等了约莫一刻,待将人等出藏经阁后,她不仅不立刻现身,反而将身子藏得更密了些。
    陆仟寒的模样颇有些狼狈,面有淤青,且发丝凌乱,身上的衣物有多处破损,但沾染的血迹早已干涸,倒是未见新伤,可也看得白鸳鼻头一酸。
    只见背阴处,陆仟寒对着石榴抱拳长揖,口中说着什么。石榴很是受宠若惊地跳开两步,连连摆手,伸了一指,想要寻着白鸳的身影,但寻了一圈也没见着
    分卷阅读78  -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