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你找矢吗?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79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你找矢吗? 作者:木夕朝兮
    分卷阅读79
    人影,嘴里嘟喃一句,莫名其妙地摸了摸后脑。
    陆仟寒狐疑地顺着石榴方才的目光扫视一圈,同样毫无所获,于是再又对着石榴抱了抱拳,这才离去。
    越过慈斋寺的高墙,陆仟寒依旧猜不透,究竟是谁要救他?骆鸿飞设局令他落网,自是打定让他当这个替死鬼的主意,没有反悔的道理。那么是谁?他早已无亲无故,除了仙瑶这世上还有谁会在意他的生死。
    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,自己都觉得荒唐可笑。怎么可能会是她,他要她的命,她却仍要救他的命?多荒谬,她并不在意他的死活,她甚至不在意任何人的死活!
    远处一道欣长身影,将前路拦去。陆仟寒定睛一看,收住了脚步,望住向他缓步踱来的旌竹,全身戒备。
    原以为他是来拿他回去,却不想那道白衣停在了离他三步之遥的地方,向他丢来一个包袱后,便让他走。
    陆仟寒不确定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望向他冷声道:“你放我走?”
    旌竹瞥他一眼,淡声道:“若是你死了,小鸳会难过。”
    陆仟寒的双手几不可见地微微一颤。突然转身,逃一般。
    旌竹忽然出声,将他唤住,他迟疑,不安,终究回眸望去。
    月光下,旌竹语声低低,神色莫辩,“目之所及,尚不能信,陆公子何以认定那便是真相?”
    脑中闪现那双盈泪的眼眸,是不可置信的绝望与悲伤。
    不,陆仟寒紧了紧微颤的拳头,不会有错的,不该有错的,也绝对不能有错……!
    他不由急切,回身扬长而去,脚下步伐加快再加快,要快点,再快点,不能细思,别再细想,似乎唯有这样,才能将那份心慌甩在身后。
    “小鸳。”树梢下他抬头仰望,一双星眸,有粼波荡漾,声音清润,神情温柔。
    呆视月亮的视线,向下移转,俄顷向着旌竹伸出手来。
    两人于枝头列坐,白鸳低了低脑袋,“我什么也没说,我……说不出口。师兄与我不同,他对师父的感情很深厚,若那是真相,若他知道了那个真相,他一定会奔溃的。若师父找不到我,他会放弃吗?他……会放弃的吧。”她说得很慢很慢,像是已下定了决心。
    旌竹迎风仰面,伸手探向那轮圆月,稍握了握手,轻笑道:“那我们便离开,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,置一座小宅,朝做暮息,俗世里的事再也不理。”
    “离开?”白鸳微微抬眸,“什么时候。”
    旌竹轻抚了抚她的发顶,“就现在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她几乎想也未想,便答应了下来。
    天色渐亮时,慈斋寺热闹起来,而她们已趁夜跑路。
    **
    “爹,陆仟寒那小子要是禁不住拷打,将爹给供出来,怎么办?”骆大少极为不安,他爹要出了事,那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问谁要去。
    瞧他那副没出息的样,就没好气,骆鸿飞冷笑一声,胜券在握,“只要仙瑶还在落霞山庄一日,他便不会。”
    话音刚落,随着一声惊呼,书房的门让人一脚狠狠踹开。
    待看清来人,骆大少吓得腿软,骆鸿飞也微微色变。
    门廊处,一小厮倒在地上抱着肚子嗷嗷直叫。
    陆仟寒一双眼布满红血丝,盯着骆鸿飞不动不转。他倒不是担心整座山庄还拿不下他陆仟寒一个人,他只是怕他不管不顾起来也要与他鱼死网破。
    于是骆鸿飞安抚他,说这不过是一场意外。
    陆仟寒冷笑一声,心知肚明,不愿意与他虚与委蛇,不应不答。
    对于再次出现的陆仟寒,骆鸿飞意外之余只觉遗憾,他设计使陆仟寒落网,便是笃定自己能置身事外,以他对陆仟寒的了解,为了仙瑶这小妮子,陆仟寒也绝对不会将自己供出,届时待陆仟寒一死,可谓后顾之忧尽除。他是如何也料想不到啊,陆仟寒竟然还能活着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    既然人已经逃出来了,他再想要设计他,便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。能够要求的,只是让他彻底离开落霞山庄,不要与他们再有半点瓜葛。而仙瑶自然会继续待在落霞山庄,对于她这才是最好的选择,陆仟寒不会不清楚。至于陆仟寒会否再被抓到,不论哪一个结果他都乐得看见。
    骆鸿飞好一番苦口婆心地表示会善待仙瑶后,拍了拍陆仟寒的肩膀道:“再怎么说,我与令师都是朋友。”
    陆仟寒一把撇开骆鸿飞的手,又是讽刺一笑。
    屋墙外,春儿双手紧捂着嘴,全身微微发颤。
    连日来仙瑶没来由的心慌,今日特意遣了春儿来打探师兄的消息,不想竟然被春儿误打误撞听去了两人的对话,心下骇然,回去后便将这番对话,尽数说予仙瑶听。
    仙瑶听后,呆视半晌,豆大的眼泪往下掉,好半天才止住。
    直至夕阳半落,红霞漫天之际,陆仟寒才来寻她,“师兄要出趟远门。”
    她装作毫无所觉,像往常一般,只是牵着他的袖摆低声问道:“要去多久。”
    指甲扣入掌心,陆仟寒抬手轻抚了抚她的发,温柔道:“一年、两年……或是更久。”
    他看着她轻轻咬了咬唇,却并不多问,她一向懂事,却也懂事得让人心疼。
    澄江如练,红霞漫天,似足了红枫岛的那片林海,那一瞬间,仙瑶做了一个决定,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舍,轻轻响起,“师兄放心,瑶儿会照顾好自己的,师兄不必挂心,瑶儿等你回来。”
    **
    陆仟寒走后,骆大少可谓是春风得意,在他看来,仙瑶这小妮子已算是囊中之物了,是左右也逃不出他的五指山了。既然已是既定的事实,他又何必太过猴急,他肖想了她那么久,不介意再陪上些时间哄她开心,指不定还能令她对自己有所改观,何乐而不为呢?
    仙瑶虽然对骆大少仍旧没个笑脸,可她也并不拒绝他送来的那些价值不菲的礼物。
    而骆大少沾沾自喜的同时更从春儿口中得知,他赠她的那些首饰中,她更偏爱银饰时,心中不由有那么些飘飘然,以为她终于想明白了。她肯接受他的好意,那么接受他整个人,不过是迟早的事。
    于是他豪掷千金,费尽心思地搜罗精美银制钗环摆件,只为博得美人一笑。
    春儿不明白小姐这是怎么了,若说小姐是贪图富贵,她是打死也不信的,可为什么,为什么那日她不跟陆公子一块离开,她知道了一切,为什么还要留下来?
    她看着小姐成日郁郁寡欢,总在黄昏十分望着晚霞陷入沉思。心中不是滋味,可她所能做的,不过是为小姐添上一件衣裳罢了。
    **
    嘀嗒、嘀嗒……
    一片漆黑中隐约传来滴水声,那声音由远而近
    分卷阅读79  -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