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你找矢吗?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80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你找矢吗? 作者:木夕朝兮
    分卷阅读80
    ,由弱而强,到了最后,一声又一声好似直击心脏,带起浑身战栗。慢慢地又渐渐落于两步之前。
    白鸢挥手,将利剑自一人躯体上抽离,长剑咣当落地,湿冷的风迎面吹拂,她于黑暗中摸索着,寻探声音的源头。
    可那声音永远落于两步之前……
    她心间隐隐作痛,喘息不得,她双眼酸涩,像是流干了泪。
    呼吸渐渐浊重,在耳边回荡,每一步都走得艰难,骤不及防间被脚下的障碍绊倒在地,这一跤摔得狠极,可她并不觉得痛,只感到一瞬间浑身似被一摊粘腻浸透,浓郁的腥臭随即钻入鼻腔。
    一线光亮透过天幕,隐约可视,白鸢惊觉那番粘腻是一摊血泊,而绊倒自己的是一颗半腐的头颅!
    嘀嗒、嘀嗒……
    滴血声再次回响耳畔,啪嗒……一滴又一滴的地沿着颊面缓缓滑落。
    刹那间天地昏暗,照见漫天红枫化作血雨,目之所及遍地尸骸,残肢断臂血流遍野,那个半腐的头颅化作师父、化作师兄、化作师妹,最后——化作她自己!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    豆大的汗滴自额角滑落,白鸢猛然惊醒,面无人色。
    “小鸢,你怎么了?”
    白鸢愣怔地睁大双眼,望着微微发颤的双手急急喘息,呓语一般,口中无意识地重复着,“血……血……”
    一双手将她拥入怀中,轻轻抚着她的背脊,柔声又问: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白鸢稍微冷静了一些,轻轻挣开旌竹的怀抱,茫然四顾间终于想起自己此前是于树下小憩,她低喃:“我做了个噩梦。”
    旌竹闻言莞尔,“不过是个梦罢了。”
    白鸢却无法释怀,回想梦中场景依旧战栗不止,她轻轻捧着头,脑中突然隐隐作痛,“太真实了。”不论是黏腻的血,刀剑入肉的触感,以及那痛彻心扉的绝望,都像是真实发生的。
    明明已经下定决心,远远逃离,她是这么想的,亦是这么做的,流水小桥,桑野人家,与世无争。
    可身体逃离了,心却无法逃离。连日来一旦入睡,便怪梦不断,无论怎样的开头,最终都会以一片血色结束。皆是她持一柄利剑,着了魔一般将挡在前路的人一一斩落,漫天的血雨,倾盆之势,几乎将她淹没。
    今日的梦尤为真实,那种身临其境的绝望令她心慌,就如此刻,她亦无法确定,自己是否仍在梦中,脑中仿佛有个声音在低吼,‘来不及了,来不及了!’
    琥珀在河畔,静坐了一个时辰,终于钓上了一只胖头鱼,高兴得他不顾鱼儿腥臭,抱在怀里任它拍打。一面想着今晚加餐,一面向自家主子跑去,远远瞧见树下两人依偎在一起,以为主子又在与小鸢姐打情骂俏,识趣地收了脚步往回退。
    白鸢忽然踉跄起身,一颗心狂跳不止,慌张不已,“我要去找师兄,来不及了……”
    旌竹忙起身将她搀住,她的样子明显不对劲,“什么来不及了?你别着急,慢慢说。”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!”她一把抓住旌竹的手,力道之大,毫无自觉,只是无助道:“我要去找师兄,来不及了。”
    **
    “哇——哇——”
    黑羽划过天际,暗鸦环树低鸣,声声粗哑凄厉。
    檐上一道黑影急窜,很快隐没在夜空之中。
    春儿从仙瑶房中退出来,抬头望一眼天边,今夜的月隐约泛着妖异的红,应着那声声凄鸣,她不禁打了个激灵,抱着臂膀快步离开。
    屋内,烛火闪动,映照发间珠钗熠熠生辉,仙瑶静坐于妆台前,透过铜镜不知望向了何处。今日她罕见地换上一身明艳,妆容亦是精心修饰过的。
    良久,她自屉中捧出一方小匣,匣中满是精致小巧的银饰,仙瑶轻颤着手自匣中拾起一颗,望着指间的银粒,眸光微闪,落下两行泪来。
    乍然风起,狂风呼啸,门扇被风吹起,烛火皆熄,夜风一瞬兜了满室。
    仙瑶蓦然回首,银粒应声掉落,声音哑在喉咙,满目惊愕。
    未多时,烟尘漫卷,落霞山庄一角火光大盛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(*/?\*)明天最后一章。
    第85章 终章
    白鸢遍寻之下,终于在沐阳城得到了有关陆仟寒的消息,只知他离开沐阳城后,一路向南行去。照旌竹的分析来看,他极有可能是赶赴落霞山庄。
    白鸢却有些想不通,难道师兄还在为骆鸿飞做事?
    照此前的事来看,骆鸿飞的不作为显然已将师兄视作弃子。并且他对这枚弃子十分有信心,料定他不会将自己供出。事实也确是如此,那件事并未波及落霞山庄,究竟是握着怎样的把柄,骆鸿飞才能将师兄这样玩弄于股掌之间?
    想到此处,白鸢更是快马加鞭朝落霞山庄赶去。
    而距离落霞山庄二里开外,她们又得到了一个消息,十日前落霞山庄走水,火势滔天,那场大火烧了整整一夜,几乎将落霞山庄内的某个院子化为灰烬。
    连日来,骆大少的精神亦不太好,不甘心的心情中,夹杂着几许自己也分辨不明的情绪。他盼了那么久,等了那么久,好不容易盼走了陆仟寒,等来了爹的同意,他还想着不日纳她作小,可好好的一个小美人儿,怎么说没就没了呢?
    只是骆大少心里的那点旖旎,在清楚瞧见陆仟寒怀里的那具面目全非的焦尸后,顷刻间便消失无踪了。
    明明此刻的情形是他们站了上风,可骆大少依旧哆嗦着往骆鸿飞身后退,穿鞋的惹不起光脚的,最怕不要命的!
    疯了疯了,陆仟寒这小子失心疯了!挖走了仙瑶的尸身不说,那将生死置之度外,孤注一掷的模样,与滔天的杀意,摆明了是想要他们父子陪葬!分明浑身是伤,鲜血几乎将身上的衣裳浸透。可他恍若未觉,怀抱焦尸的手不肯松动一分,染血的长剑寒光盈盈,依旧渴饮鲜血,他呲目欲裂,像是要用尽最后一分气力,不死不休!也正是因为失了理智导致陆仟寒的招式错漏百出,令他们有机可乘。
    白鸢两人杀至落霞山庄时,陆仟寒已身负数道剑伤,伏地不起,可他仍执着地向前伸手,想要触碰数步之前面目全非的焦尸。数柄长剑将他围困其间。骆鸿飞手中的剑已高高提起,只待下一瞬狠狠地刺入陆仟寒的心房。
    “不要——!”
    白鸢满面惊恐,若离弦之箭,心中十分清楚,即便迅如闪电,也无法阻止。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一道黑影疾风一般掠过,眨眼间骆鸿飞身子如破罐一般飞了出去,撞在树上呕出一口血来。便听半空传来陆仟寒的低吼:“仙瑶……!”对着那具焦尸。
    白鸢僵在当场,一瞬间一股触电般的麻意,自头顶蔓向四肢百骸。
    分卷阅读80  -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